博学笃行 思深远虑

——深切缅怀郑守仁院士

发布时间:2020-09-05

2020年7月24日,三峡工程设计总工程师郑守仁院士,我们敬爱的郑总驾鹤西去。郑总的离去,让我们永远失去了一位人生中最敬重的导师。一个月来,无论是在雪域高原长江江源科考,还是在长江上游防汛抗洪一线,忆及往事,不禁泪盈眼眶。我与郑总相逢相识于三峡工程,至今已有24年。这20多年来,我有幸在工作中求教于郑总,受他指导和教诲,获益颇多,铭记终生。

逝者如斯。我心中的郑总,博学而笃行、思深而远虑,他不仅是一位卓越的工程师,也是一位有着深思远虑的水利战略家。在与郑总的接触中,他除了讲授正在建设中的三峡工程技术问题,更告诫我要把眼光放在三峡工程建成以后,如何充分发挥工程的综合效益,预判可能出现的新情况,尤其叮嘱要切实做好防洪、泥沙、治河、洪水资源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工作。

防洪排沙治河  确保长江安澜

我清晰地记得,与郑总的初始相识是1996年11月在三峡坝区的一次研讨会。会上,我做了“三峡工程对1996年型洪水的防洪作用”的发言,认为即使在长江上游来水不大而中下游洪水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仍可以利用三峡水库对城陵矶地区防洪进行补偿调度,发挥三峡水库的防洪效益。郑总对此非常关心,当即指出:三峡工程不仅要考虑荆江防洪,也必须兼顾洞庭湖地区的防洪。要做好水文预报工作,提高中下游水位、上游洪水及宜昌—城陵矶区间洪水的预见期和预报精度,同时要关注调度风险。会后,郑总特意把我留下来,让我分析在预见期为2天、3天的情况下,采用这一调度方式对长江中下游洪水位的降低作用。

近年来,在三峡工程投入运行后,郑总指导编制三峡工程调度规程,参与规程编制工作的讨论、修改、咨询、审查的全过程,充分保证了规程的科学性、可操作性。

2006年开始,我和同事们相继承担了多项三峡工程投入运用后关键技术问题研究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郑总始终给予了悉心指导,提出真知灼见。如今翻开当时的会议纪要,讨论情景恍如昨日,倍感亲切。

泥沙问题是三峡工程备受关注的重大问题。

在“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项目“三峡工程运用后泥沙与防洪关键技术”研究中,郑总指出:三峡工程设计对于泥沙问题的研究是深入的,但仍应充分考虑上游来沙形势的新变化,并建议关于河道冲刷、江湖关系变化的研究,要在原计算系列的基础上,增加新的水沙系列。

在“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项目“水沙变异条件下荆江与长江口北支河道治理关键技术”研究中,郑总指出:要针对河道冲刷下切、河口支汊淤积萎缩的模拟及其治理的难题开展研究,在荆江河段沙质型河床长河道冲刷下切抑制方案的研究中有所突破。郑总的这些指导意见和建议,为我们在泥沙问题的研究中指明了方向和攻关的着力点,对我们在科学制定防洪方略、江湖关系调整对策、河道治理等方面起到了导向性的作用。

利用洪水资源  保障用水安全

在三峡工程投入运行后,如何充分利用和保护长江水资源,是郑总在三峡工程建设期间经常思索的一个问题。其中,他尤其关心长江洪水资源利用的问题。

郑总认为,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综合防洪体系的建设极大地提高了防洪减灾能力,从而为长江洪水资源利用创造了条件,提供了可能。郑总指出,在确保防洪安全的前提下,适度利用长江洪水资源,对保障我国水安全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为了研究和推进长江洪水资源利用,在郑总的指导下,我们成功申报了中国工程院2014年度咨询研究项目,我有幸协助郑总负责这一项目的开展。在项目研究工作中,郑总高屋建瓴、运筹帷幄,制定了包括必要性、可行性和洪水资源利用潜力分析、洪水资源的利用风险分析、洪水资源利用策略与方案等完整的研究技术路线。同时,还开展了洪水资源利用的定义、属性、分类等理论探讨。这项研究成果为主管部门决策和部署提供了重要参考,对合理利用长江洪水资源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与他合作编著的《长江洪水资源利用研究》在撰写出版的过程中,郑总正在武汉同济医院住院,但仍抱病撰稿,甚至文字校对、封面设计都亲力亲为,可想他其余几百万字的专著,沁入了郑总多少心血和汗水!这本书已入选2019年“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郑总期盼着将该书译成外文向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发行,彰显国家的科技实力,增进海外读者对当代中国的认识和理解。

保护生态环境 建设美丽长江

郑总认为,三峡工程是治理、开发和保护长江的关键工程,在保护长江生态环境中具有十分关键的地位。为了在三峡工程建成后维护和改善长江的生态环境,郑总提出了许多具有重要战略价值的建议。

郑总建议,要从恢复和调整江湖关系、维系其生态环境系统的目标要求出发,研究洞庭湖、鄱阳湖的控制工程,保护好“两湖”生态环境,提高“两湖”湖区的经济和生态承载力。

他提出,要加强三峡水库与上游干支流控制性水库联合运用生态调度研究、试验和跟踪监测,为全面发挥三峡工程综合效益,保护流域生态环境提供技术支撑。让我最为难忘的是,2018年12月17日召开的“长江上游梯级水库群多目标联合调度技术”项目咨询会上,郑总抱病从宜昌赶来出席,在听取了10个项目汇报后,在十分疲惫的情况下,还遵遵嘱咐我们:要尽快提出水库群防洪库容分配方案,并从“两湖”湿地保护的角度提出生态控制水位指标。

郑总反复告诫,虽然试验性蓄水运行以来,库区及上游相关区域生态环境质量总体良好,与蓄水前相比基本保持稳定,但其影响可能还有一个逐步显现的过程,必须持续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郑总说,三峡工程运行对长江生态环境造成不利影响的问题,都要认真负责地逐个解决,及时防范治理。

要将三峡工程的“利”拓展到最大,而“弊”控制到最小,使三峡工程为长江流域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成为千秋万代造福长江流域人民的工程。

逝者如斯  风范长存

郑总离去了,却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从心底里敬佩他永葆初心矢志奋斗的政治本色、开拓创新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刻苦钻研虚心下问的学习态度、精益求精敢于担当的职业操守、严谨务实任劳任怨的工作作风和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人格魅力。郑总是水利行业和长江委人的杰出代表、光辉典范,是当之无愧的“当代大禹”“大坝基石”“三峡的脊梁”!

郑总离去了。滔滔江流伴他远行,高峡平湖映着他的身影,西江石壁是他的丰碑,大家风范永留在长江人心中。我们将继续跋涉,步着郑总的脚印!(1982级水文专业校友、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 仲志余)